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二三九章 全凭自愿

第二二三九章 全凭自愿 (第1/2页)


    现在苗毅也想弄清这事,朝杨召青颔示意了一下,杨召青立刻遵命照办,招了一人来,木匠!

    原风云客栈的老伙计们也算是跟着云知秋水涨船高,关键是这些人这些年跟随云知秋的忠心可谓经历过时间的考验,用着让人放心。』. .这些人虽然没有占据军方的职位,云知秋也在刻意让自己这边避免和军方走的太近,可云知秋帮苗毅处理那些大小事物时大多还是靠这些人充当卖力的骨干,还是那句话,用着放心。

    有些平常的动作,需暗中外出奔波的事物,让千儿雪儿出面是不合适的,但又需要信任的人手去办,云知秋也只能让这些亲信去充当耳目和手脚,再配以人手辅助他们。如此一来,这些伙计们已经成了苗毅台面下大部分渠道的骨干,尤其是儒生木匠石匠和厨子这四位铁杆。

    而苗毅到了这个地步,云知秋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主动交权,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女人再继续把持那么大的权力不合适,容易形成和苗毅分庭抗礼的局面,也许她不希望这种局面出现,可她清楚的知道时间久了下面人说不定会干出什么来,遂将手底下的整套班子交接给了杨召青,避免夫妻之间因为权力之争出现什么矛盾。

    这事自然是事先经过了苗毅同意的,起先苗毅觉得她是多此一举,没必要这样做,意思是对她绝对信任。然云知秋的说服理由是,她这个后宫之主在外部的权力不宜太大,容易出事,希望夫妻二人之间最纯粹的关系还是夫妻关系,而天宫大总管的权力也不宜太大,需要一些制衡,她削弱自己的权力也是为了对杨召青产生一定程度的制衡,她的这些人交给了杨召青不代表就彻底脱离了她的控制。有了她的干预,至少杨召青这个天宫大总管不能为所欲为,反之她自己放弃了直接管控,她这个天后也不能为所欲为。

    而事实上云知秋主动放弃权力的举动是很有智慧的行为,得到了苗毅的信任其实就是最大的权力!

    事实上苗毅因此很高兴,非常高兴,这种高兴是外人无法理解的。而苗毅真心高兴的结果是,云知秋虽然放弃了实质的权力,但苗毅却投桃报李,给了云知秋无形中更大的权力,这是后话。

    而云知秋把木匠等人一推荐过来,杨召青也明白了意思,很自觉,让这些人成为了自己的副手,直接协助自己办事。

    这也是木匠此时出现在星辰殿的原因。

    木匠的出现,令杨庆多,又偷偷瞥了眼云知秋,心中暗暗感慨,这女人的手腕比起薇薇高明了不止一点点,刚柔并济,这辈子怕是都要将苗毅给吃的死死的,苗毅以腥风血雨的手段征服了天下,这女人却兵不刃血地征服了苗毅!

    木匠招出了司马问天。

    对星辰殿,司马问天不可谓不熟悉,何况一切陈设并未有什么变动,岂能不知自己来到了哪里,只是物是人非。

    说来,青主手下的两名头号武将皆战死,两名监察使却全部背叛,这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讽刺。

    “小人参见陛下,参见天后娘娘!”司马问天卑微地行礼,心中的苦涩滋味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

    苗毅问道:“绿央园的绿婆婆想必你不陌生,朕问你,这绿婆婆究竟是什么来历,竟能让青主刀下留人放过那么多宫妃?”

    没想到是问这个,司马问天怔了下,又轻叹道:“应该是青主这辈子最愧对的一个女人。”

    殿内几人相视一眼,苗毅奇怪道:“难道是青主的女人?”

    司马问天点头:“应该可以算是青主最早时期的女人,那个时候青主还年轻,名声还不显,认识了绿婆婆,两人相爱。那时的绿婆婆还貌美如花,实力也比青主强,一次为了救青主,人是救下了,她却被人毁了灵根,修为难再高攀,一夜之间苍老。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太婆,就算有心在一起,怕也是太过牵强,于是绿婆婆逐渐疏远回避青主,青主也对两人之间的关系逐渐保持了沉默。虽如此,别婆平常不掺和任何事,可她若是开口较真的话,只怕青主很难拒绝她的要求。情况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其他的也没什么。”

    闻听此言,几人暗暗感慨,没想到绿婆婆身上还有这样的故事,难怪能让青主刀下放过这么多人,这种事只怕青主身边的心腹也难左右。

    身为女人,这方面可能更为容易影响情绪,云知秋神色中竟有几分为绿婆婆而起的黯然,她能想象到当年貌美如花的绿婆婆突然变成老太婆不得不回避自己的爱人该有多么的悲伤,更何况眼睁睁主后来娶别人。

    苗毅徐徐道:“如此说来这个绿婆婆的隐性权力其实是很大的?”

    司马问天再次点头:“是的,只是之前一直未曾动用过而已。”

    待到木匠将司马问天收入囊中离去,苗毅见到云知秋颇为感伤的样子,有点牙疼,这女人有点同情绿婆婆,他也不想让云知秋难过,可这事有点难办。

    杨庆似乎察觉到了,沉吟道:“那些罪妃其实不重要,关键是绿婆婆曾有功于陛下,她的态度夹在中间让陛下左右为难,娘娘,不知臣说的对不对?”话说的比较婉转。

    云知秋明眸“正是如此,不知先生有何高见?”

    杨庆略带迟疑道:“如果娘娘不介意的话,这事不妨交给臣来处理,也许不能让大家都满意,但说不定能给大家一个都能接受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