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二四一章 过河拆桥

第二二四一章 过河拆桥 (第1/2页)


    次日,寝宫门开,苗毅走了出来,走下台阶之际,杨召青走了过来,禀报道:“云若双母女来了,娘娘希望陛下陪同一起见见她们。”

    苗毅颔首,回头看了眼屋内,再回头道:“传旨,封星为星华天妃!”说罢大步离去。

    “是!”杨召青应下,也回头稍微瞟了眼屋内,随后快步跟在了苗毅身后离去。

    此时,候在门外左右的几名宫女才双双进了屋内收拾,伺候屋内的女主人。

    直到苗毅走远了,附近阁楼上几乎站了一夜一直关注这边的慕容星华才走了下来。

    她是负责后宫的女卫统领,身穿战甲,慢慢走到了寝宫门口,迈步跨入,走到屋内一角停下了。

    星一身白衣如雪,裙下的漂亮双足是赤着的,静静坐在梳妆台前,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两位宫女正为她梳理长发,梳洗打扮,另两位宫女则在收拾凌乱且有遗迹的锦榻。

    一身盔甲的慕容星华手扶腰间宝剑,慢慢走到了梳妆台旁,轻轻唤了声,“星姐姐。”

    星没有回应,静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慕容星华抿了抿嘴唇,默默看着一动不动坐那的星,神情复杂……

    天牝宫,苗毅进宫前有点忐忑,知道昨夜的事云知秋肯定清楚,一贯的,肯定要给他脸色看,哪怕是事先得到了云知秋的默许,也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然而很出乎他的意料,云知秋一见他反而有些紧张,凑近后似乎有些担忧道:“双儿母女在前宫等着召见。”

    见有事情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苗毅多少松了口气,也看出了她的担忧,知道她是有点不知该如何面对,遂回头对杨召青道:“宣!”

    杨召青回头对外面的人打了个手势。

    略作徘徊的夫妇二人在正厅坐下没多久,云若双来了,身后跟着一个怯生生的靓丽女子,眉目间与云若双有几分相似,正是其女楚云无双。楚云无双从未见过苗毅和云知秋,以前只知道是圣王,不久前才知已经是雄霸天下的天帝和天后。

    如今断断续续听来的有关姨夫和大姨的消息未免有些夸大,总之都是夸赞姨夫雄才大略、威武霸气的话,之前知道要见面的时候还没什么,因为尚未从悲伤中走出,等到真正要见着时竟有些紧张。

    云若双还好,一脸笑吟吟模样,不忧不惧,眼睛依旧大而明亮,脸颊上的两个酒窝还在,只是和苗毅印象中的云若双比起来添了几许妇人的风华,多了别样韵味。

    每次见到她时苗毅脑海中都不免浮现罗双飞的影子和云若双做对比,这回再见到,苗毅实在有些感慨,这个行事不靠谱的女人居然有了这么大的女儿。

    云若双站在了厅内,目光扫过二人,也没行礼,而是笑着问道:“我是该称呼姐姐和姐夫,还是该称呼陛下和天后娘娘?”

    见她还能笑着说话,云知秋绷着的心弦总算松开了,赶紧从座位上起身,笑着伸手迎了过去。

    苗毅脸上也浮现了笑容,站了起来,其实凭他如今的地位不用如此,不过想到楚原罹难的事,有愧,站起以示敬意。

    云知秋双手已经抓了云若双一双柔荑,薄嗔道:“又没外人在场,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说着从其肩头探首看了眼躲在云若双身后的靓丽女子,笑言,“双儿,这位就是无双吧?”

    云若双将双手硬生生从云知秋掌中抽了出来,似乎很抗拒云知秋的抓握,转身看向女儿,脸色骤然变了,变得一脸寒霜,厉声喝斥道:“无双,鬼鬼祟祟躲着干嘛?堂堂正正来的,见不得人吗?你早年不是一直想见见传说中的姨夫和大姨吗?”她挥手指向了苗毅和云知秋,“这就是你姨夫和大姨,你姨夫是雄霸天下的天帝,你大姨是母仪天下的天后娘娘,你爹死了也没关系,大不了我以后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后爹,你后爹再死也不怕,我还可以再找,只要有你姨夫和大姨在,有他们照顾我们母女,一家人死光了都没关系,还不快点拜见,还不快来拍着点!”可谓声色俱厉。

    门外的下人闻听都忍不住往里面看了眼,心中都在啧啧惊奇,这女人好大的胆子啊!

    结果被门口的杨召青目泛厉色一瞪,偷看的下人皆赶紧低下了脑袋。

    任谁都听出了云若双分明是借着骂女儿的机会话里带刀扎人,千儿、雪儿互相看了眼,换了别人两人怕是早就训斥了,但现在轮不到两人说什么,这是家事。

    闻听此言,苗毅低眉垂眼沉默了,云知秋则是一脸苦楚地看着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妹妹的话真是字字如刀扎在了她的心窝,为了她们夫妻的天下,真的是死了太多太多的人,亲人、朋友、旧部……

    又提及父亲的死,楚云无双已经是泪流满面,颤抖着香肩,哽咽着上前行礼拜见,“姨夫、大姨。”

    云若双回头又换上了笑脸道:“小孩子不懂事,让姐姐、姐夫见笑了。”

    云知秋上前擦拭着楚云无双脸上的泪水,拥入怀中,抚慰道:“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好好的,不哭,不哭!”

    楚云无双却是泪水难忍,趴在云知秋怀里哭得越发伤心了。

    “哭什么哭?”云若双被惹得火冒三丈,上前就要动手。

    云知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怒道:“你闹够了没有,究竟想怎样?有什么火冲我发,你给个话,我接着!”

    云若双用力挣扎了两下,却未能挣脱,但不死心,还在那用力挣扎,眼中已经是噙着泪光,倔强地挣扎着,始终无法摆脱,最终泪如泉涌嘴中发出了呜咽声。

    云知秋用力一拽,也将她搂进了臂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