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二四二章 贱人负我

第二二四二章 贱人负我 (第1/2页)


    广天王府,重兵把守。.んM

    从天而降的龙信一件大红披风,龙行虎步直入,身后一队人马随行。

    王府议事大殿的台阶下,站着上千名战战兢兢的男女,龙信大步从人群中间走过,走到前面脚步一停。

    最前面单独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广令公的小舅子,高紫萱的弟弟高紫湖。

    此时的高紫湖已是一脸凄惨,低着脑袋,停在跟前的金属长靴慢慢挪转。

    龙信慢慢转过了身来,伸手揪住了高紫湖的小胡子,差点没直接把高紫湖的胡子给一把扯掉,拉扯着拽起了高紫湖低垂的脸,面露狞笑道:“高大人,这么巧,咱们又见面了,当年你怕是想不到会有今天吧?其实我当年也想不到。”

    高紫湖惶恐哆嗦道:“大将军,以前是小人有眼无珠,王爷的面子上,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龙信冷笑道:“我有你这么臭的屁吗?”

    高紫湖身子慢慢往下矮,龙信手指一松,任由他噗通跪地,居高临下,冷眼瞅着。

    “都是我的错,大将军饶命,都是我的错,大将军饶命……”高紫湖跪地磕头不止,一个劲地哀声求饶,脑袋在地面磕的砰砰响,悔过之心那叫一个实诚。

    龙信就这样瞅着无动于衷,渐渐的,地面已经磕出了血迹。

    后面一群被押来现场的男男女女一个个不忍直视,心中满是凄凉,从未想过那般风光的老爷会有这么一天,以前有这种场面也是别人跪在老爷面前相求,而他们则在一旁,如今没人能再有半分笑的心情,有些女人已经是捂住嘴嘤嘤啜泣。

    龙信突然伸出了一只前脚掌,垫在了高紫湖磕头的位置,高紫湖不得不停下了,龙信却是脚尖挑住了高紫湖的下巴,再次将高紫湖的脸勾了起来,随后那只脚落在了高紫湖的肩膀上,踩在他肩膀上,冷冷问道:“说,我妻子的事,详详细细告诉我?”

    高紫湖身子在颤栗,满眼绝望地,没有开口回话,似乎是不敢说。

    龙信略低头俯视道:“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不说,我让你生不如死!”

    高紫湖哆嗦着,却不敢开口。

    龙信一脚将其蹬翻在地,指着喝道:“给我拖下去千刀万剐,将高家上下全部凌迟!”

    围着的人马立刻冲来,如狼似虎,就要动手,高家家眷不少人吓得惊叫痛哭。

    “住手!”一声娇喝猛然响起。

    倒在地上的高紫湖闻声似乎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

    龙信偏头只见一低着脑袋的绝色妇人缓缓抬头眼中不堪意味不提,那容貌真正是绝色中的绝色,妩媚婀娜之姿哪怕比起广王妃媚娘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龙信当年被虏走的妻子,名叫许真真。

    这绝色妇人抬头对上龙信的刹那,龙信身形猛然一颤,目瞪口呆在那,满脸的难以置信。

    龙信身旁的副将注意到了,抬了下手,让动手的人马暂停了动作。

    “你…你没死?”龙信颤微微朝那妇人走了过去相问。

    许真真面带惨然笑意,摇头道:“我自知对不起你,你要杀要剐我都认了,但求你放过我的一对儿女。”

    当年龙信杀了高岩后,高紫湖可谓广播种,令不少妻妾有出,她便是其中之一,如今她一对儿女也都长大了。

    “儿女?”龙信渐渐缓过了神来,手指向高紫湖,“他的?”

    许真真不语,点了点头,默认了,“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和他们无关,求你高抬贵手。”说罢也噗通跪下了。

    龙信有种抓狂的感觉,挥手一抖披风,身子蹲了下来,蹲在了她的跟前,胸脯急促起伏,努力压低着狂暴的声音问道:“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周傲林劫走了吗?怎么会跟了他?”

    许真真惨笑道:“当初我的确是被周傲林劫走了,可后来是你把事情给闹大了,周傲林为了毁灭证据要杀我,他以代劳的名义处置我,实则却没杀我,而是将我安置成了暗房,隐姓埋名到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