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二五一章 他会想起吗?

第二二五一章 他会想起吗? (第1/2页)


    广家软禁的地方其实离天宫不算太远,媚娘回到广家刚把广家上下闹得鸡飞狗跳不久,龙辇已经载着苗毅和广媚儿来了,还真是说来就来。.『.

    广家上下齐聚迎接,虽然广家的新宅子还没修建完善,可媚娘却是高兴的,天帝陪她女儿回娘家,这是多给面子的事情,以后谁还敢质疑她女儿在宫中的地位?唯独让媚娘不太高兴的就是广令公,依然幽闭,不肯出面迎接天帝。

    她因苗毅能陪女儿回娘家高兴,陪同迎接的勾越却是后脊背直冒寒意,媚娘没意识到牛有德此来带给广家的凶险,他却是切切实实意识到了张开的獠牙,牛有德一旦借题挥,广家上下只怕要血流成河,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护卫大军先到,先控制了广家预留给苗毅居住的宅院,之后才见龙辇降落,苗毅和广媚儿双双步下龙辇。

    “参见陛下,见过天妃娘娘!”以媚娘为的广家上下躬迎。

    苗毅目光扫过人群,不见广令公露面迎接,神态上没露出任何异样,喊了平身,与近前答话的媚娘等人随便客套了两句,也没提广令公,就此入驻广家。

    是夜,毫无意外,广媚儿侍寝。

    梳妆台前,侍女正为端坐的广媚儿卸下头饰,坐在榻旁的苗毅一直盯着梳妆台这边,忽挥了挥手,没干完活的侍女赶紧躬身退下了,临出门将门关好了。

    苗毅起身走到了广媚儿身后,与镜子里的广媚儿对视在一起,他亲自抬手慢慢摘取广媚儿髻上的一件件饰,广媚儿静静子里他的动作。

    “你现在的心态倒是古井无波般,还记得与朕初次相识的时候吗?当时你差点嫁给朕。”苗毅忽然呵呵笑了声。

    记得!广媚儿对当年的情形记得很清楚,镜子里的这个男人多少次在她心里让她辗转反侧,多少次让她憧憬期待,英雄豪迈,英气勃勃,率领一支残兵在城下喊着要屠城的一幕更是记忆犹新。曾经每次见到他都心如撞鹿,如今却再也没那感觉了,如今镜子里的男人让她感到害怕,家里谆谆告诫,这个男人随时会要她一家人的性命,让她争宠,让她想办法巴结伺候好。

    乌黑长如瀑垂肩砸落。

    凉意袭来,广媚儿紧张颤抖,只见镜子里的那双手正在慢慢宽开她肩头的衣服,白皙精致的锁骨绽露,双肩渐渐剥露。手未停,一直到胸口两团挺拔粉嫩彻底暴露在空气中,那双手拥有至高无上权力似乎能扼杀一切的手也未停下……

    三天!次日还不见广令公来拜见,苗毅给出了话,要在广府暂住三天。

    又一天过去后,只剩最后一天的期限,勾越绷不住了,再次来到了广令公幽闭的房间。

    广令公依旧像个活死人般,静静躺在那张躺椅上,沉浸在昏沉的光线中。

    “王爷,牛有德说只在广府住三天,应该是给出了三天的期限,想让您臣服拜见,为了广府上下,您就…”勾越一脸纠结,欲言又止,让广令公低头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然广令公还是没任何反应。

    最终,勾越低头躬了躬身,慢慢转身而去。

    谁知走到门口时,耳畔突然传来了广令公传音的话语,“我若臣服,只要我一天不死,他迟早要对广家下毒手,我不臣服,广家方能躲过一劫!”

    勾越霍然回头,惊喜,王爷终于开口说话了,快步走近,急问:“王爷,何解?”

    然而广令公只给了这句话,之后再怎么问,也未吭声。

    勾越最终也只能是轻轻离去,不过有了广令公这话,心里也算是有底了,他知道广令公不会无的放矢。

    三天后,苗毅如期离去,未带走广媚儿,说是让广媚儿在娘家多呆几天。

    而广令公的宁死不见也未让苗毅干出什么让勾越担心的事来……

    一年后,历经数次朝会商议,‘大赦天下’的结果终于定论,相关的天条律法亦全部详细拟定完毕,正式公告天下,天下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