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二五三章 朕许你此生称心如意

第二二五三章 朕许你此生称心如意 (第1/2页)


    木森很快察觉到了木灵儿的异常,见她总是回头,不由停下,她所,没什么,遂问道:“灵儿,你怎么了?”

    木灵儿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红着眼睛道:“长老,我刚才好像个人。. M”

    个人怎么了?木森奇怪道:“什么人?是海族的人还是白爷的人?”在这地方,他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其他人。

    木灵儿摇头,“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以前从未见过。”

    “陌生人?”木森皱眉:“什么样的陌生人?”

    木灵儿抬头想了想,道:“很奇怪的人,像是族人说过的坏人。”

    “奇怪的人?族人说过的坏人?”木森愣了愣,有点不明所以,“是长的像坏人吗?”

    木灵儿一只手比划了一下,“光头,没有头,衣袖宽大,像是族人说过的僧人,族人说僧人都是坏人,尤其是长的好人都是骗子。我刚才好像就一个长的很好人,没有头,穿着月白色的僧袍……”

    随着木灵儿的详细形容,木森脸上渐渐流露出惊恐神色,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和尚的影子。

    木灵儿说她可能是,可能是错觉,可是对木森来说,什么错觉不好,为什么与那个和尚如此的相像,偏偏不是别人,而是木灵儿。

    木森死死盯着桥那头的疑似石像,想到了石像出现时的情形,一道天雷将一块山石劈成了人的轮廓,随后木灵儿就出生了,长的越来越像木娜,简直就是圣女重生。

    木森很快陷入了惶恐中,飞快拉着木灵儿回了精灵族,又火去海边找到了白主。

    没多久,三道人影从天而降,白主妖主和木森一起降落在了那尊石像跟前,盯着那尊石像打量,施法细细查探,就是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异常。

    “会不会是灵儿?”妖主柔声问了句。

    木森问道:“会有这么巧吗?”

    白主则示意他请木灵儿过来。

    不一会儿,木灵儿带到,白主细细询问她过程,听到一点柔和白光落在石像身上时,白主骤然眯眼,木森没见过八戒在星空大战时身化的情形,他却是见过的。

    待听到石像好像还对木灵儿讲了话,立问:“想想,他说了什么?”

    木灵儿回忆着说道:“他好像在说…我愿身化石像,为你经受十万年风吹雨打,为你祈福,守护你平安!他好像还哭了……”将哭的情形讲过后,又亮出了掌中那颗隐带霞光的透明宝石。

    “他还不肯放过吗?”木森渐渐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愤怒神色,突然挥舞手杖,朝石像砸去。

    白主一把抓住了手杖,阻止了木森的破坏举动,摇头道:“都过去了,他并无恶意,否则没人拦得住他。”

    木森一脸痛苦神色,木灵儿却好奇道:“他?哪个他?”

    妖主温柔一笑,伸手抱了木灵儿的脑袋搂入怀中,柔声道:“灵儿长大了,世间到处都是你我他……”边带上了木灵儿离开,一路温言细语,同时示意了木森跟上。

    石像前就剩白主一人,凝视斑驳石像许久,他真的没想到,以为躲在这里天庭那边无人能找到,没想到还是有人能寻来,对方神乎其神的神通,真正是宛若神一般,不禁轻叹一声,“我们不想再惹什么是非恩怨,你已修成无边佛法又何苦再沾惹因果,希望你只是为了守护她了那一世情缘……”

    天宫巍峨浩大,耸立云霄,只可远观,不可近之。

    离天宫不远处的湖畔,苍翠林荫间的沿湖小路上,班月公青眉花蝴蝶在仙娥引领下前行,三人目光四周打量,心中极为忐忑。

    湖畔一座雕梁画栋的精美水榭,一身灰色布衫,打扮朴素的苗毅凭栏,身旁有仙娥捧着玉钵,苗毅随手抓取其中的食料抛入水中,逗水中的游鱼,但见水面不时闪过霓虹光影,一条条泛着彩色光华的鱼儿灵动,在碧波水面吻出圈圈涟漪。

    仙娥领了三人进入水榭,半蹲行礼道:“陛下,客人到了。”

    苗毅抛去手中饵料,挥了挥手,领人而来的仙娥还有捧着玉钵的仙娥皆躬身退下了。

    同时有几名仙娥鱼贯而入,在桌上摆好了酒菜,本要留下侍奉,亦被转身的苗毅挥手屏退了。

    水榭中没了其他人,转身苗毅微微一笑。

    班月公青眉花蝴蝶立刻恭敬行礼道:“拜见陛下!”

    “都是老朋友,这里也没有外人,不用那么客气讲究。花蝴蝶,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苗毅呵呵一笑,率先坐下了,又伸手示意道:“坐,都坐吧。”

    “不敢!”三人欠身,哪敢和天帝平起平坐。

    见三人拘束的不行,苗毅不得不加重了语气,“我让你们坐,不要客气!”

    尽管没有用‘朕’这个字眼,可三人心中皆是一凛。

    尽管苗毅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可那举手投足间淫浸到了骨子里的威仪和气势却足以摄人。

    三人算是彻底意识到了,这个牛有德早非当年认识的牛有德,当初谁又能想到,无生之地认识的这位小卒居然成了天下至尊!

    而对苗毅来说,找到这三位既属意外,也不算意外。

    意外之处是他无意中翻势力残余人员处境时无意中现了花蝴蝶,花蝴蝶属于寇家余孽,蝴蝶的备注时现了班月公和青眉与之在同一个地方隐居。

    他坐拥天下后,准备报答曾经帮过他的人,回想往事,想到了班月公和青眉夫妇,他有二人的星铃联系方式,遂与之联系,谁知压根联系不上,他还以为夫妇二人卷入了天下浩劫已不在人世,颇为遗憾。

    至于为何不算意外,班月公等人也是没了办法才露了踪迹,新的天条律法一出,不登记入仙籍就要被视为逆贼,没有仙籍干什么都不方便,搞不好还要无缘无故丢小命,只能是老老实实登记了,若没登记苗毅也现不了他们。

    这次把三人找来是想叙旧,当了这些年的天帝,也的确是寂寞了,现身边没什么朋友。既然是叙旧,他也的确不希望三人太过客气,本想在天宫见三人,怕给三人压力,换在了这里,还特意换下了隆装穿的朴素一些。

    然而从三人拘谨的样子来乎没什么效果。

    为了让三人放松,苗毅亲自执壶起身,为三人斟酒,结果惊的三人连忙站起,连道不敢!

    苗毅嘴唇绷了一下,倒好酒后,又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