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二八九章 无题

第一二八九章 无题 (第1/2页)


    谁都知道,此役胜负的关键其实在两点,一个是夺取通州城,另一个便是,柳升带着十二万军队,在居庸关外,为他们拖住了朝廷最精锐的二十万大军,这才有了他们的胜利。

    王贤看着众将,又轻声问道:“算起来,五天前,他们的粮草应该便已耗尽。你们打算牺牲他们吗?”

    众将全都低下头来,就算他们不顾柳升那边的死活。只要那二十多万精锐边军一解放出来,便可立即进关,再加上陆续赶来的各地勤王军队,失败的一定还是自己……

    其实除了吴为、莫问等寥寥数人,能够明白王贤的苦心。其余众将都是似懂非懂,但既然主帅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也只有无条件接受了。

    事不宜迟,王贤当天便让吴为和杨溥一同返回京城,向洪熙皇帝提出了罢兵的条件。一是立即撤走宣大的军队,将宣府交给王贤暂管。二是封王贤为镇南王,将秦岭以南,两广、安南之地作为他的封国。封国内一切事务,朝廷不得干涉。三是山东维持现状,官员依然由王贤委派。四是河套维持现状,所有对河套的不利举动,都视为撕毁合约。五是所有愿意跟随王贤的官员,朝廷不得阻拦。

    王贤本以为,必定会有一番拉锯,除了立即撤走宣大军队没商量之外,他并不打算强求朝廷立即答应下来。然而,次日下午,皇帝便让杨溥和吴为返回通州,告诉王贤只要他答应一件事,朝廷就可以同意他的全部条件。

    而且杨溥告诉王贤,为了表示朝廷的诚意,皇帝已经下旨撤走了宣大的军队,废除朱瞻基太子之位,并将他的妹妹、妹夫放了回来。

    至于皇帝的那个条件,根本容不得王贤不答应,因为皇帝只要求他发誓世代忠于朝廷,永远不得背叛。

    要是不同意,不就摆明了想要造反吗?

    在派人确认了宣大军队已经撤走,柳升等人安全后,王贤痛快的答应了签约。杨溥回京城复命后,又带回了皇帝的旨意。朱高炽说,为了让盟约更有约束力,应立碑将盟约刻上,让后世子孙,永远不得违背。并将亲自为王贤举行册封镇南王的典礼。

    众将担心王贤的安全,不同意让他进京。杨溥却告诉王贤,皇上说为了让你放心,在通州城外举行大典也可以。

    这下谁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双方便约定五日后,在通州城外举行册封仪式,届时皇帝将御驾亲临。。

    京城,得知王贤同意和谈,上直朝臣,下至百姓,全都长长松了口气。

    皇宫里,张皇后、朱瞻埈和黄淮等一干大臣,却全都跪在龙床前,哭求皇帝不要犯险出城。

    “您的身子骨都这样了,禁不起任何折腾啊!”

    “是啊皇上,没必要非得御驾亲临,让郑王殿下替您去册封完全没问题啊!”

    “是啊父皇,就让儿臣去吧……”朱瞻基被擒被废,郑王朱瞻埈便成了皇位第一继承人,自觉也该承担起责任来。

    “他不行,朕必须亲自见王贤一面,才能了了所有的恩怨。”皇帝却主意已定,让众人退下,只留下郑王道:“朕命不久矣,如果哪天我死了,你就继位吧。”

    “儿臣才浅德薄,不堪大任。还请父皇为江山计,从弟弟们里另选贤能,担此重任吧!”朱瞻埈闻言哭泣道,要是往常,皇帝说要把位传给他,他非得乐得手舞足蹈,但眼下这副烂摊子,却真让他望而却步。

    “你确实不成器,但总比你几个弟弟要强……”朱高炽却不容他推辞,缓缓道:“将来多多倚靠宗室,总要把朱家天下保住。”

    朱瞻埈见推辞不得,只好伏地痛哭。。

    转眼便是会盟当日,皇帝在五千羽林军的护卫下,驾临了通州。

    王贤亲率文武,出城十里迎接,双方的将士剑拔弩张,全都紧张到了极点。然而,当老太监张诚扶着病弱的皇帝,出现在王贤面前时,场面却一下子缓和下来。

    君臣二人相对而视,皆都难掩心潮澎湃……毕竟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同心同德,一同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险阻,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皇上!”王贤作势要拜,朱高炽哪能让他下跪,赶紧让人扶住他,眼含热泪道:“朕对不住你啊!仲德……”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王贤也神情哀伤道:“微臣也有错处,但当初抗旨不遵,只是不想前功尽弃,万万没有背叛皇上的意思!”

    “朕知道,朕知道,是朕受了身边人的蛊惑,才会自断股肱,自作自受啊……”朱高炽拉着王贤的手,打量着依然英姿勃发的王贤,叹气道:“朕知道,怎么封你都无法打消你心头的疑虑,所以朕亲自来了。”

    “微臣相信皇上,也会信守承诺。”王贤一字一句的说道。

    说完了该说的话,两人便携手登上高台,册封仪式正式开始,告祭完天地之后,皇上又亲自将册封王贤的金册、金宝交到他的手里。然后皇帝和镇南王一同立碑为誓,向天赌咒永不背约,生生世世永为君臣。

    仪式结束,皇帝已经十分疲惫了,却仍强打着精神,对王贤说道:“朕的身体你也知道,你启程之国那天,朕不能再相送了。”

    张诚便端过来一个龙纹银托盘,上面有一个银制酒壶,两个金杯。